学海

2022, No.197(05) 164-173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论我国集团仲裁制度的构建
The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 of China's Class Arbitration

唐力;赵以;

摘要(Abstract):

现行仲裁法在解决民商事群体性纠纷时面临困境,有必要嵌入集团仲裁规则予以解决。集团仲裁的启动,需解决仲裁条款解释问题。当仲裁条款对集团仲裁表示“沉默”时,可授权仲裁庭作出解释,原则上应视默示为同意;集团仲裁的路径,以集团拟制为突破口。为避免加入制和退出制存在的弊端,可采用混合制,适当赋予集团仲裁申请人“集团自拟权”;集团仲裁的实施,需解决集团代表人产生问题。为及时启动集团仲裁并确保代表人的充分代表性,可采取仲裁庭委任和集团成员选任并用的方式产生代表人;集团仲裁的效率,受制于司法审查的限度。为确保集团仲裁的连贯和高效,人民法院应遵循司法审查最低限度原则,在集团仲裁启动前和裁决后方可应当事人申请进行审查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集团仲裁;群体性纠纷;“沉默条款”解释;集团代表人;司法审查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重庆市教育委员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“‘一带一路’统一国际商事法院构建研究”(项目号:20SKGH010)的阶段性成果

作者(Authors): 唐力;赵以;

DOI: 10.16091/j.cnki.cn32-1308/c.2022.05.013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